一票难求的维也纳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中国人,终于改写历史!

发布日期:2019-09-12 22:24
1568298341731

原创: 脩脩 维城 2月4日
昨晚,在童年时永远只出现在中央电视台荧屏里的维也纳金色大厅,台上金发碧眼的奥地利音乐家们在《蓝色多瑙河》后,奏响了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西游记序曲》的旋律,台下的观众们惊喜不已,不少人的眼里甚至噙起了泪光……

2月3日晚,2019维也纳春之声新年音乐会现场指挥家弗里德里希·菲佛(Friedrich Pfeiffer)在加演曲目《拉德斯基进行曲》时指挥观众鼓掌

由 Youtuo Classical Music Institute 以及维也纳音乐与艺术院校国际校友与音乐家协会(Alumni-Verein internationaler AbsolventInnen und MusikerInnen der Musik und Kunst Institute Wien)联合主办的2019维也纳春之声新年音乐会,昨晚(2月3日,小年夜)在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金色大厅成功举行。可以容纳一千余人的金色大厅内几乎座无虚席,就连后排站票观众观看演出的站席也挤满了从四处赶来的音乐爱好者,共同欣赏维也纳爱乐世家管弦乐团的演奏。

2019维也纳春之声新年音乐会现场

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代表王群大使,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李勇、国际原子能机构副总干事杨大助,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高行乐、维也纳联合国中国文化联谊会秘书长王海军、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干事和南南合作高级协调员龚维希博士、奥地利联邦总理经济顾问詹伟平、维也纳16区区长Prokop Franz、Raiffeisen Bank International AG银行金融部总监 Denks Robert、奥地利著名音乐评论家、音乐教授等嘉宾出席音乐会。宝齐莱、欧美嘉、万宝龙对本次音乐会提供赞助。

2019维也纳春之声新年音乐会现场

2019维也纳春之声新年音乐会现场

众所周知,令全世界无数音乐爱好者神往的维也纳金色大厅,是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音乐厅之一,与柏林爱乐厅、莱比锡布商大厦音乐厅、阿姆斯特丹大会堂以及波士顿交响乐大厅并称为“世界五大音乐厅”


金色大厅是维也纳音乐生活的支点,长期被誉为世界上最佳的音乐厅之一,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常驻音乐厅。

每年的1月1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按照传统都会在金色大厅举行,电视转播将大厅金碧辉煌的装饰、无与伦比的音响效果展现在全世界的观众面前。

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成立于1812年,1831年起在维也纳组织音乐会,但初期使用的音乐厅只能容纳七百余名观众。

1863年,由弗朗茨·约瑟夫一世批准,使用建设环城大道的资金,在维也纳河附近为该协会建造一个音乐厅。


金色大厅所在的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大楼(德语:Haus des Wiener Musikvereins,简称:Musikverein)由建筑大师特奥菲尔·汉森( Theophil Hansen )设计、于1867年至1869年建造,落成于1870年,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式建筑,外墙黄红两色相间,屋顶上竖立着许多音乐女神雕像,古雅别致。音乐厅设计为一个大厅和一个小厅,分别供交响乐和室内乐使用。

1870年1月6日,音乐厅的金色大演奏厅举行首场演出,音乐厅正式起用,评论界对大厅(金色大厅)出色的音响效果赞叹不已,很快声名远播。1872年到1875年间著名音乐家勃拉姆斯曾负责组织音乐。 


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大楼专门用来举办室内乐的小厅也多有好评,1937年命名为“勃拉姆斯厅”。2004年,音乐厅在地下扩建了四个使用现代技术的小厅(玻璃厅、金属厅、石厅和木厅),可以用来乐团排练、小型演出、举办会议等等,主要进行新生代音乐家的演出。已在国际上声名鹊起的女高音歌唱家 Anna Prohaska 就首演于玻璃厅。


金色大厅建造的年代尚未有成熟的建筑声学研究,建筑师特奥菲尔·汉森的设计直到多年后才系统地得以科学解释。

今天看来,“鞋盒”形状的音乐厅具有理想的比例,在此基础上,仿照古希腊神庙的历史风格建造,饰有立柱、山墙和浮雕。

天花板上的花格镶板以及数量众多的女神像柱等建筑元素进一步延长了混响时间,长达两秒


舞台木制地板下挖空的空间增强了声音的共振效果,悬于屋架的天花板也起到了类似的作用。

金色大厅内的听众不论坐于远近高低,都能享受到一样水准的音乐演奏。



奥古斯特·艾森门尔绘制了大厅天花板上的画作——阿波罗和九位缪斯女神,蔚蓝的背景色与金碧辉煌的大厅形成鲜明的对比,而音乐厅内的雕塑由弗兰茨·梅尔尼茨基创作。


1939年12月31日,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了首届“新年音乐会”,由克来门斯·克劳斯(Clemens Krauss)创办。 

第2届于1941年1月1日举行,以后除1945年因战争原因停办一届外,其余都是于每年的1月1日定期在金色大厅举行。

1946年,新年音乐会正式命名为“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奥地利指挥家克来门斯·克劳斯

从1955年起,音乐会由威利·博斯科夫斯基指挥,直至1979年。博斯科夫斯基在1936—1979年一直是交响乐队的首席小提琴手。他从1955年—1979年一直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此后的1980年,音乐会由洛林·马泽尔(Lorin Maazel)指挥,他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首位非奥地利籍指挥,他执棒直至1986年。

洛林·马泽尔


马泽尔连续多年担任指挥以后,从1987年开始,每年选择明星指挥成为了一项传统。

指挥人选一般由交响乐队的成员投票决定

1987年,卡拉扬成为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自此往后,音乐会的指挥每一年都会更换。

卡拉扬

资料显示,1939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没有加演,直到1945年才有加演。当时,克莱门斯·克劳斯经常随机加演。

令人惊奇的是,《蓝色多瑙河》华尔兹是在1945年第一次演出的,而且是作为加演。如今加演的另一曲目老约翰·斯特劳斯的《拉德斯基进行曲》,是在1946年才开始演出的,也是作为加演。

直到1958年这两支曲目才作为常演项目而不是加演,然后它们就成为了音乐会的必演项目。


在闭幕的时候常有非常情况发生,一次是在1967年,博斯科夫斯基把《蓝色多瑙河》作为了他音乐会曲目的一部分,另一次是2005年,洛林·马泽尔把《蓝色多瑙河》华尔兹作为了闭幕曲(省略了《拉德斯基进行曲》)以作为2004年印度洋海啸殉难者的纪念。

小约翰·施特劳斯

通常新年音乐会上演奏的作品主要以小约翰·斯特劳斯、约瑟夫·斯特劳斯、爱德华·斯特劳斯、老约翰·斯特劳斯、约瑟夫·兰纳为主,在某些特别的年份中,会加入其他作曲家的作品,如罗西尼(1991)、齐雷尔(1996、2012、2017)、勃拉姆斯(2003)、奥托‧尼古莱(1992、2010、2017)等等。


每年1月1日金色大厅的新年音乐会,各国政要、联合国官员云集,普通百姓如果想去,门票需要提前一年预订,并不是秒杀抢票,而是中签制

每年的1月2日到2月28日申请第二年的新年音乐会门票,在这期间任意时间内申请中签几率相同,每个账号最多申请两张门票。
官方将在近十万预订者之中随机分配门票,三月会有邮件通知抽签结果,说比中彩票还难,毫不夸张!

已经过去的2019年新年音乐会的位置和价格如下:


如此一票难求的音乐会,让多少爱乐者觉得可望而不可及。

然而,这一历史,昨天终于被中国人改写!

2019维也纳春之声新年音乐会现场

昨晚,曾供职于维也纳爱乐乐团、维也纳歌剧院交响乐团总指挥的弗里德里希·菲佛(Friedrich Pfeiffer)领衔,有史以来首次率维也纳爱乐交响乐团国宝级成员们带领爱乐世家管弦乐团,以高水准的强大专业阵容举办的第一届礼赞中国的大型交响音乐盛典,以维也纳中国新年音乐会献礼庆祝中国农历新春猪年的到来,更在世界音乐圣殿中同中国人民一起携手迈入中奥友好的全新一年。

参加2019维也纳春之声新年音乐会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大师有:









花腔女高音赖巧艺担任本次音乐会舞台艺术总监,常晖(Mag. Hui Chang)担任本次音乐会公关及庆功酒会主持。音乐会上,来自澳门、13岁的“小钢琴家”杨宁参加Internationalen Kultur- und Kunstfestivals des Seidenstraßen-Wirtschaftsgürtels 获奖后,受艺术节推荐参加了音乐会,并演奏《莫扎特d小调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参加Wiener Mozart internationaler Klavierwettbewerb后受到大赛推荐的青年钢琴家姜胜湰(Vincent Jiang Gatke)在音乐会上表演了《贝多芬C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两位年轻钢琴家们高超的表现得到了现场其他音乐家和观众们的交口称赞。

杨宁在昨晚的音乐会上

姜胜湰(Vincent Jiang Gatke)在昨晚的音乐会上

按照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传统,来自施特劳斯家族成员的作品必不可少,当熟悉的旋律响起,多少观众亲身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里聆听新年音乐会的夙愿得偿,不少人激动得眼眶湿润。

然而,当更具中国民族特色的《春节序曲》喜庆明快的旋律回荡在金色大厅上空,大家仿佛穿越回了祖国,回到家乡春节热闹的花市、庙会,回到阖家团聚看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刻,无数记忆涌上心头……一曲终了,雷鸣般的掌声向奥地利艺术家对中国民族音乐的完美演绎表示感谢。

此外,维也纳爱乐世家管弦乐团特别为庆祝中国农历新年演奏的《北京喜讯到边塞》、《西游记序曲》,甚至是老约翰·施特劳斯的《中国人加洛普》都让远在异乡为异客的中国观众们,感受到了恍如回到祖国的喜悦和兴奋。

王群大使在2019维也纳春之声新年音乐会现场

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代表王群大使在音乐会后接受采访时也对这一史无前例的音乐会形式赞赏有加。王群表示,今晚音乐会的形式有特色、有创意,他对发起音乐会的维也纳音乐与艺术院校国际校友与音乐家协会主席罗姗和优拓国际集团首席执行官夏伟平表示特别感谢。

王群说,音乐会上中外艺术家联袂呈现中国和西洋的经典曲目,把华美、热烈、欢庆的乐章带给大家,更把春天的气息和春天的声响也带给了所有的观众。

同时,王群也对维也纳的华侨华人和各国友人致以了新春的祝福,祝大家新年快乐、猪年大吉、阖家幸福。

从左至右依次为:罗姗、王群、夏伟平、常晖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李勇在音乐会开始前签字留言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李勇也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在现场体验这一“创举式”音乐会的激动心情。李勇表示,在欣赏音乐的同时,今晚热烈的场面和气氛也让他深受感动。音乐是没有国界的,通过文化和音乐的传播能把中奥两国人民更好地连接起来,把文化的融汇和沟通更好地建立起来。

李勇说,今晚的音乐会是一个创举,它就像一颗种子,今年种下后,慢慢培育,让它逐年发展壮大。他表示,他相信这颗种子一定会茁长成长成为大树,为文化、艺术的交流,中奥及各国人民友谊的促进带来巨大的收获。

从左至右依次为:夏伟平、李勇、杨大助夫妇、王海军、罗姗、常晖

对于曾经存在的、对于“金色大厅”的质疑,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高行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金色大厅本身在奥地利、在全欧洲甚至全球范围内,都是最著名的音乐厅之一,能够在这里进行商业演出的乐团都是高水平的。尽管曾经有一些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团队针对金色大厅的商业色彩而进行的某些演出,让金色大厅的艺术水平在某些人心中受到一定影响,但这其实是一种误区。

高行乐参赞(中)与来自澳门的13岁小钢琴家杨宁交流

高行乐表示,只要演出的团队足够专业,观众有足够的欣赏能力,就可以保证演出的水准,今天的演出就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这是一场纯粹的、成功的商业演出,也是一场艺术水准很高的专业演出,这可以纠正很多人对“金色大厅”的错误理解,“金色大厅”出问题源于某些人的滥用,而今晚成功的演出足以为“金色大厅”正名,更可谓是中奥继去年建立两国友好战略伙伴关系后的一页美好的篇章。

没有国界的音乐,助力中奥、中国和西方各领域的友好合作是非常值得期待的。高行乐表示,今年第一届的音乐会,大家在曲目单上看到了很多知名西方企业对音乐会的赞助,但作为中国新年音乐会,大家更期待来年看到更多中国企业的赞助支持。

2019维也纳春之声新年音乐会现场指挥家弗里德里希·菲佛在加演曲目《拉德斯基进行曲》时指挥观众鼓掌

在音乐会后的庆功酒会中,本次音乐会指挥,也是维也纳爱乐世家管弦乐团创始人兼指挥弗里德里希·菲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考虑到是庆祝中国新年的音乐会,他们在曲目选择上不仅特别选取了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奥地利作曲家作品,更精心挑选了几首中国曲目,《西游记序曲》就是他曾在上海演出过的曲目,当时效果就非常好。尽管乐团排练这几首中国曲目用了不短的时间,但音乐的相通性,让他觉得对这几首中国曲目的理解和诠释并不存在什么困难和障碍,这也让他对音乐的热爱得到了升华。

指挥弗里德里希·菲佛与王群大使

对于维也纳爱乐世家管弦乐团,菲佛表示,乐团成立于2018年,目前拥有八十余位音乐家,由退休的维也纳爱乐乐团资深音乐家和维也纳青年音乐家组成,老少结合是这个年轻乐团的一大特点。菲佛说,一边是希望退休后依然有所作为,不想成日窝在咖啡馆里看看报纸度过余生的资深音乐家,另一边则是对音乐求知若渴的年轻音乐家。大家走到一起,今晚是乐团的第一次正式演出,而今后的工作还有很多,老音乐人和年轻音乐家通过演奏交流、对话、融合,寻找到彼此合作的最佳方式。

维也纳音乐与艺术院校国际校友与音乐家协会主席罗姗表示,能够举办一场这样庆祝中国新年的音乐会,是她多年来深埋在心中的夙愿。这些年来,她始终在音乐圈学习、工作,不同音乐文化间的碰撞和交流能促进人们对于文化的理解、也加深彼此之间的友谊。

罗姗说,几年前,她就开始有在中国新年邀请中奥音乐家同台举办新年音乐会的想法,直到去年遇到弗里德里希·菲佛后,双方一拍即合。当大家下定决心要举办这场音乐会之后,直到去年10月开始具体策划,时间紧张,虽然也遇到了非常多的困难,但工作的过程非常愉快,结果也出乎意料得好。下一步,他们还有很多包括推广歌剧等古典音乐的计划,她也会参与维也纳爱乐世家管弦乐团的发展计划。

在酒会上,中奥嘉宾对罗姗说得最多的,就是希望把这场维也纳中国新年音乐会“做成传统”,明年、后年……一直做下去,这是大家共同的期待。

音乐家们在2019维也纳春之声新年音乐会后谢幕

记者手记


很多人也许并不了解,“金色大厅”所在的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成立之初,最重要的目的之一,是为了让音乐不再只是皇宫贵胄们的专享,让普通的维也纳百姓也能在这里感受音乐的魅力。

然而,百多年沧海桑田后,当年初衷,还有多少人记得?

也许在平日,金色大厅还偶尔承担着让百姓亲近音乐、成为一个人人可以来的舞台的角色设置,但每年新年伊始的那场众望所归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只能通过电视转播,成为了大家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试试自己是否拥有十万分之一的运气?
除此之外,我们好像并无其他选择。

然而,这一历史在昨晚被改写。

很多中国人昨晚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现场,聆听了维也纳爱乐的音乐家们带来的施特劳斯作品、包括《蓝色多瑙河》和《拉德斯基进行曲》,共同庆祝中国农历新年的到来。

这,何尝不是对“金色大厅”落成伊始时,那“还乐于民”初衷的回归。

就在昨晚,
中国人在奥地利创造历史,
完成了这一场“不忘初心”的回归。


- THE END -

(以上内容由欧洲时报记者修修原创,部分内容参考自维基百科、知乎,音乐会及庆功酒会摄影王玲、叶晴,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EuroNews。)
改内容。

浏览次数:36
分享到: